长沙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秦汉三国

认识飘梦一生挺久了吧

发表于:2020-01-22 01:07:54 来源:长沙历史网
认识飘梦一生挺久了吧?这到底具体到哪一天,这确切时间,我现在已不能很清晰地记得了。只记得,几年前的某月,我正在“边缘地带”当版,他与云上僧两人便先后来到边缘里来玩耍。于是,在嘻嘻哈哈地打闹中,不消几日,大家便混得特熟与乱熟悉的了。

我最初对飘梦一生最感兴趣的,当属他的红袖ID名了。究竟这“飘梦一生”几字,浸透着他怎样的飘泊情感?我在QQ中没有问,电话中也没有说。所以,我不得而知,只能在字面上猜测一二而已。

这些年来,我一直是一个人选择呆在遥远的南方深圳打工,一晃已是八年。八年,多少个日日夜夜,我的情感无处寄托,我的感情无处添加。所以,我只好将那份寂寞与孤单的情绪倾泄与排解在文字上面。于是,在这一路艰辛走来的文字记录里,它再现了我作为一个普通打工者的真实打工生活。并且这些生活文字,得已在读者中产生共鸣,也拉近了我和飘梦一生君的彼此距离。感谢文字,是文字,使我俩相识。感恩文字,是文字,便我俩相知。

在深圳,飘梦一生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红袖男网友。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此时我迷糊未醒,是他的电话使我惊醒,并且把我拉到现实当中来。他说,厚道大哥,一个人在外,千万要对自己好一点!此时,离家良久,乍听此言,我感到十分的感动与受用。此刻,我眼睛发涩,喉咙发紧,温润,是一种幸福的感觉。之后,在几个月后,他又再次打来电话来问候。于是,飘梦一生小弟,他业已在我的脑海中比较清晰地出现,并且愈走愈加完整与真实。

去年十月间,我离深返汉,在江城另谋了一份打工职业。在年底前,飘梦一生来到了武汉江城,听说是参加考试。原来他一直在业余进修着土木桥梁专业大专课程,他一直在圆自己和家人的一个梦,始终没有放弃。他在电话中说想约我去一见,可是由于情况来得太突兀,一是由于我准备不及,二是加之公司正在达产达效阶段,我甚至就连去成都参加苗夫年会盛宴也最终无暇前去而被迫取消。所以,那次的见面,很遗憾不能成行。今日正好我有空,而他的考试时间又在下午5时,终于可以一见。
我发信息问飘梦一生现在身在哪里?他说在汉阳腰路堤段。我说好,正好距离我这里不太远,坐58路公交车便可直达,于是便决定去了。

今日天公不作美,扯天扯地一直下雨。刚出门,我的鞋子和裤子早已被雨淋湿透了。只觉得有一股沁沁凉凉的冷从我脚底透出,往腿上爬升。可是,此时此刻,我的心里面却是暖的。

举着伞,提着兜,挂着包,我就这样子来到了汉阳腰路堤了,我就这样子来见飘梦一生君了。

我俩在汉阳友好医院门口见了面。火红的衬衣,中等的身材,微笑的面容,飘梦一生君,他便这样真实与自信地站立在我的面前。

握紧手,道大哥,叫小弟,伞里伞外便撑着一股股的暖。由于老天它一直下雨,我们只好顺着马路的一侧往前走。前面是汉阳商场、钟家村天桥、汉阳公园。这雨下得可真大,积水甚至可以漫过脚背。这死鬼令人讨厌的天气,它总让人不能够尽情与尽性。

我们在汉阳商场门口处,看见一阿姨在卖栀子花,它花白叶绿香浓,十足地惹人喜爱。只见飘梦一生一俯身,从阿姨处买了两束花来。一束递给我,一束自拿着。我说,买这个花做什么?又不是女孩子,爱花恋花。他说,他瞧着喜欢,在小时候常采摘这个。站在我面前,他脸上露出了酒窝,他说得是如此自然,没有一丝一毫牵强成分。呵,其实,他哪里是何止喜欢,简直是在变相照顾着那阿姨的冷清生意。因为毕竟,于平日摆摊挣钱本属不易,更何况是下雨天,这街头之上行走的行人又是如此地稀少无比。

我们顺着钟家村往王家湾那处慢走。飘梦一生坚持说,下这么大的雨,我能够前去看他,足见真诚与友谊。为此,他感到十分高兴,一定要作东请我的客,撮上一顿才行。呵,我能说什么,当然也不好意思地拒绝啦。也罢,既然他如此地坚持,那就随他去罢。

几菜一汤,煮得活蹦乱跳,宛如我俩此时的愉悦心情。碰上两支雪花——勇闯天涯啤酒,这让人有了既清晰又模糊感觉。飘梦一生感慨说,酒,真是个好东西。它能让人高兴,也能使人消愁。于是,我俩的对话便从这酒的浇愁方面谈论开去,并且最后引申到他的飘梦一生之ID名上来。他说,飘梦一生——飘梦飘梦,一生飘梦。哦,原来这句话已经总结了他的工作与生活之大部,甚至是全部。果然,他说他挖过土,挑过泥,做过保安,当过跑堂,小小年纪便历经了生活的艰难与不易。现在呢,他在一隧道局搞测绘工作。呵,从他面上还真的看不出来他今年才仅仅只有24岁,却处处尽显其少年老成般的干练。
飘梦一生是一个十分健谈的小伙子。看得出他是一个不张扬,不夸夸其谈,为人老实本份,叫人放心的人。为此,他的老板很看重他,常常邀请他去参加一些应酬饭局与酒局。我很赞许他。他说他是四川自贡人,但是却在扬州出生,之后一直颠簸流离地随父母在工地生活。他中专毕业参加工作,至今已是四年。他先后呆过44个工地,有时在平原丘陵,有时在大山深处。他在各地呆的时间长短不一,甚至有时是一两年都见不到一个异性。这是多么寂寞与苦闷呀,但他都一步一个脚印地挺过来了。他告诉我,离家久了,现在对于他的老家——家乡自贡,他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地想回去的打算与想法了。

我对他的说法表示赞许,也理解他的心情。他说他不想做了,资金略为有一些,想出来单干,但是一直以来,却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。我让他别着急,先将工作稳定住,文凭资历随后拿,启动资金也要筹措得当,待一旦有了好的投资项目,才好出击。他点头称是。

后来,我俩也拉拉杂杂地谈了一些彼此熟悉的红袖网友。有些人熟悉,有些人陌生。但是,通过我和他的提及介绍,有些人,竟然都能给一一比较顺利地打捞起,一些往日里的清晰片段之记忆来。

饭后,因为公司老总临时有事找我,我得赶回去。在雨中,飘梦一生送我上车。在58路公交车上,我们挥手作别。与之相约,下次有机会能在江城再见。他说好。举着伞,挥着枝子花,向我告别。
他达拉非作用功效
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
孩子扁桃体发炎伴发烧的护理